凌莞的喵喵喵碎碎念和奇奇怪怪的分享
246 subscribers
27 photos
5 links
(\_/)
( •×•)
/>0w<


大概分享一些日常和看到的有意思的东西qwq
评论区请勿抬杠

女朋友频道: @luolingo
凌莞的 blog: https://0w.al
Join Channel
Forwarded from 芋头今天吃什么 (🥔洋芋 Efina | 转生变猫娘)
蓝莓果酒,精致的酒瓶和小酒杯~
什么怪东西
“以后不吃季季红了”
真香
Forwarded from 树洞频道
笑死我了
建议境外势力下次号召大家一起去操场上朗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看能不能把这本书禁了
Forwarded from 洛灵国 (RainbowBird)
好耶
24 pin, motherboard de.
#凌莞今天吃什么
塔斯汀中国汉堡
很好吃,大概也挺有特色
小洛灵之前还说应该很怪不想吃((
Forwarded from 竹新社
乌鲁木齐等中国多地民众抗议封控。
“二十条”出台后,中国各地的防疫政策不松反紧,上海、湖南要求“抵达”不足五天的人不能进入公共场所,北京朝阳区也划分了大批社区为“临时管控区”,远超“二十条”对“精准”的要求,重庆也进入了封城状态。新疆则自夏天以来一直封控着,当地居民被关在家中超过100天。此外,广州等地也在大兴土木建设方舱,同时积极进行大规模转运。变本加厉的封控政策引起了不少反弹声音。
新疆实行封控的时间已经超过100天,居民被要求待在家中,不能外出上学、工作,由此造成民众普遍不满。吉祥苑小区火灾通稿以及25日晚发布会中指小区“居民可下楼活动”,并认为事故原因之一是“居民自防自救能力弱”的说法引起当地人愤怒。当地警方通报拘留了一名散布事故死亡人数“不实信息”的女性。当晚,乌鲁木齐多个小区民众聚集要求解封、上街抗议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
一些市民聚集到了据查证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师部及党委的政府大楼前,有人挥舞五星红旗,并现场合唱国歌,呼喊要求解封和“为人民服务”的口号。据视频画面推测以及传播者强调地点,大批民众还出现在乌鲁木齐市万泰阳光城小区、城北中心农贸市场、靠近市政府的龙海钻石广场、兵团一〇四团连兴社区和怡和小区,高喊“解封”。上述几个地点跨越了几个不同的行政区。一些视频中居民顶住防疫人员,推开了小区封闭的车道大门;另一些视频中有居民围住防疫人员质问何时解封。亦有视频显示大批武警面对民众,有民众高声质问,“人民警察为人民,你们镇压人民”,“你们是谁的孩子,又是谁的爸爸,你们良心不疼吗?今天死了多少人?”
接受端传媒采访的乌鲁木齐市民表示,他们家被封在公寓内超过100天,楼下有人看守,除做核酸外无法下楼。近日更是因为改为上门核酸连家门都无法出。家人精神状态较前两次封城差。长期封控使得乌鲁木齐流传着各种“每个人都感染了”的传言。一名受访市民表示,家人在封控中均出现过发烧的情况,并均自愈。担心因阳性被拉去方舱,他们会尽量避免核酸检测。
新疆人向外界呼救已久,在各种官方新闻发布会的直播间中,常常能看见新疆网民刷屏呼吁关注当地的长时间封控问题。此前有人因刷屏“乌鲁木齐”被公安机关以“扰乱公共秩序”立案调查。在此次上街视频中,不少新疆以外省份的网民留言支持新疆人。有新疆网民表示,“4个月了,终于看到除了新疆以外的ip地址”。直播要求解封的诉求也得到了众多支持,“为了人的尊严,为了人的生命,为了人的自由。”网上有各种传言指手机信号屏蔽车进入了乌鲁木齐的一些小区,但截至端传媒发稿并无确凿证据。
此次抗议也得到当地官员回应。自称是乌鲁木齐市“七道湾片区管委会主任”的田宇(音)对一群民众表示,“这么多天把大家憋着不下楼是我们的不对”,并承认“很多地方出现了下楼聚集的情况”。他表示“市政府所有的领导连夜开会,明天两点半之前解不解封,给大家一个答复。”随后,面对质问和不信任,他又表示如果“明天两点半如果不解封,我他妈不当这个官,我把门给大家打开”。在另一则视频中,一名自称是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杨发森的官员表示防疫会“严格按照我们的第九版,低风险小区我们明天解封”。市民看起来并不满意,并表示问题是“没吃没喝”,要求政府立刻解封,“解决我们的根本问题,我们的生存问题”。官员则回应说将在第二天再次上门讨论问题,“我是市委书记,我亲自去你们小区……明天中午一起商量解决这事。”
除了乌鲁木齐以外,当晚至少有北京、上海、合肥、广州、重庆等城市都发出了抗议封城的声音。在北京,不同小区突然在24或25日发出通告,计划在11月25至28日封锁小区。25日夜晚,社交媒体流传多个小区居民下楼聚集,抗议封锁,经过交涉后获得解封。社交媒体上亦有重庆、新疆等地居民拒绝做核酸的视频流出。受访的重庆市民称,她所在的小区部分居民自发拒绝核酸,部分人已有五天未做核酸。虽然到了规定时间段会有工作人员喊,但等到没人来,工作人员也就离开了。在业主群里,即使有人称家里老人小孩有感冒症状,大家也都建议他们在家待着,不要做核酸。
号召“反对”和“反抗”防疫政策,表态拒绝理解“防疫人员”的声音越来越多。一名北京昌平抗议成功的受访者称自己感到茫然,“现在这样看不到出路。明明好像要放开了,应该有相应的打法,例如怎么过度到适度的放开…结果又来这套,开倒车,静默,上铁皮。每一次的封控都更不明所以,越来越难以说服自己,这是在为所有人好。或许几年后能证明我们的经验是对的。但这期间,你不会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牺牲品。只能靠自己积攒的能量做一点事情,再不做就只能被吞没了。我只能当作这是某个历史阶段,但你也不是历史书上的一个字。”
端传媒